三十 - 区区宇智波(1 / 2)

月色朦胧,三人各自靠在一个舒服的角落里~

随手将粘着油渍的树枝丢进再次点燃的火堆里,丁次心里估摸着这几天行进的路程“明天中午就到音忍村了,你有没有想好该用什么心情面对更加诡异的大蛇丸桑,老头~”

“呵呵,自来也传信说,大蛇丸居然已经可以短暂的行走和说话了!”

三代怅然的笑了笑,一边感慨着这个弟子在研究一途无法想象的成就,一边感慨着自己再次错过了大蛇丸最为脆弱的时候,真是可惜啊,他可是一直期待着抱着大蛇丸喋喋不休很久很久的啊!

真没想到,大蛇丸居然成长的这么快,唉!

“日斩,你那个叛逆的弟子终于越来越可怕了,触摸到了永生的奥秘,如果无法制止他继续疯狂下去,他总有一天会拜托你所有的辖制,你的尸鬼封印,也会对他完全失去作用的!”妄图改变自然,并且已经改变了自然的规律,对于猿魔,大蛇丸一直都是异类,如今依然是!没有对大蛇丸出手,也仅仅是为了照顾老友的情绪罢了,而且,大蛇丸如今做的这些事情,还没有和当初一样,超出于他的底线!

“哪有那么简单~生命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,我可不认为大蛇丸桑可以继续挖掘下去~哪怕,他是大蛇丸!”

丁次特别羡慕这个世界所谓的天才,天马行空的想法他也有,但他却没有将其转化为现实的能力!

嗯~脑子啊,脑子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跃过了火之国边境,跃过了田之国都城,当太阳最盛的时候,音忍村的基地已经近在眼前了!

丁次并没有兴趣参与到三忍三代师徒的叙旧之中,向三代指明方向以后,一个人快速向着三姐弟和多由也修行的地方而去,接下来的行程目标可是砂隐村,总要问问小盆友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思念的土特产啊~嘿嘿嘿嘿!

“潜影蛇手!!!”

一声略显轻佻,一声略显稚嫩,红豆和多由也早在这一段时间里培养出了不错的感情,同样作为那个人的弟子,同样作为蛇系秘术的继承者,修行之余,她们总能找到大蛇丸和忍术上的共同话题!

两道身影不断的交错,金属独有的铭击声交杂着多由也吃力的闷哼,以及红豆嚣张挑衅的调笑声!

“你的实力还是这样吗?多由也。”红润的舌头从多由也脸颊上划过,仿佛锋利的苦无一样,留下一条猩红的血痕,膝盖用力将多由也顶飞出去,红豆站直身体,手指穿过苦无顶端的空洞中,无聊的转着圈“和上次相比,力度和速度进步不大呦,多由也~”

……多由也强忍着腹部的疼痛,无奈的撑着身子坐起来,上次?上次是昨天下午好吗……怎么可能会有很大的进步啊!

带上红豆在内的五个人,近来进步最大的,就是修行最刻苦的多由也了,在附近修行的三姐弟虽然也没有放松过,却也抵不上差点把命拼上的多由也~

拥有附着着大蛇丸灵魂和白鳞细胞的咒印,多由也在蛇系秘术上的修行天赋早已经超越了红豆,当然,多由也本身的天赋也不算差!

嗖~

宽阔的肉翼在身后轻轻的舞动着,单膝跪在地上的丁次慢慢的抬起头,目光深沉的望着呆滞的两人“丸子,多由也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

“大人?”
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……一个是毫不掩饰的惊喜,一个是毫不掩饰的嫌弃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砂隐?”

盘腿坐在被征用为坐垫的毯子上,红豆看着身后平静的树林深深叹了口气“你不会是专程来告诉他们的吧,上一次纲手大人告诉他们砂隐的消息以后,那三个孩子可是消沉了很长时间啊!”被视作亲人的师傅抛弃的心情,她可是记忆犹新的,可是,抛弃那三个孩子的,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!

红豆可不知道,那三个自称是被父亲遗弃的孩子,是被自来也等人从温暖的家里强行掳出来的!

“是有一些这样的原因,三代也来了,宇智波富岳是现在的代火影,三代打算退位了,红豆!”

“退位???”

来不及心疼孤苦伶仃的三姐弟,红豆愕然的瞪着一脸平静的丁次“为什么退位?三代大人的身体出问题了吗?”她从木叶村出来的时候,三代大人!三代大人可是非常健康的啊!

……短暂的沉默以后,丁次伸手指了指基地的方向,忧伤的叹了口气“去吧,作为他的徒孙,去见他一面去吧!”

…………嗖!

这老头的铁杆粉丝还真是多啊!

“走吧!我们去我爱罗他们那里吧!”丁次拉起乖巧坐在身旁的多由也,羡慕的看着红豆离去的方向~团藏失败的最大原因,就是他从来没有重视过民心啊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真没想到你会来找我!”

团藏放下手里的花洒,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屋周围孩子们最喜欢的花朵,转头默默的看着一身便装的富岳!

“代火影,大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