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6、(1 / 2)

半夜辗转反侧的徐莫言已经很累了。她蜷缩在李万荣的床上睡着了。李万荣静静地坐在床前看着她,双手合十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草原上下起了小雨。站在毡房里,你可以闻到草的香味。

徐莫言坐在门口,像瀑布一样盯着外面的雨幕。

她陷入了暂时的迷茫,失去了生活的方向,不知道今后该去哪里。

李万荣知道她在想什么。他把徐莫言抱起来,把她冲进雨中。徐莫言在雨中淋湿了。她惊叫起来,想知道李万荣要做什么。

“雨中有雨,清醒点!”李万荣在雨中拉着徐莫言说我像你一样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活着意味着什么。后来,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问我。你想怎样生活?”

李万荣的眼睛与徐莫言的眼睛相对,他说:“我说我想有意义地生活,我希望我的生活没有白费。”

徐莫言眼神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李婉容接着说:“她听了之后主动联系我,问我是否愿意和她一起工作,让自己的人民生活有意义。”

李万荣也伸手问徐莫言:“现在,我也问你,你愿意和我一起工作吗?让我们打破命运的枷锁,重获曾经的尊严和荣耀吧?”

事实上,李万荣对尊大师说:“徐莫言一开始心不在焉。她不明白李万荣话的意思。后来,她突然觉得心里闪过一道亮光,她竟然明白了李婉蓉的话的意思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,喃喃自语:“我会的!”

后来,徐莫言扑在李万荣怀里,分不清是哭还是雨。

农夫的主人和女主人躲在他们的毡房里看热闹。主持人说:“我敢说这两个人绝对是情侣。看,拥抱一个!”

“你怎么了,我们把热水烧开!一旦我让这两个孩子好好洗了,草原上的雨就冷得冻人了。如果他们不洗,就会感冒。”女主人推了推主人,命令道。

李万荣和徐莫言回到毡房。莫万荣开悟后,徐莫言变得开朗起来。她洗了洗身体和头发,想起了李万荣以前说过的话。她很可爱。

下了一整天的小雨后,天黑时渐渐停了下来,雨后的草地更绿了。

女主人带来了刚烤好的羊腿和羊排,还有甜马奶和热naan。四个人坐在一起玩得很开心。

徐莫言吃了满嘴的油,喝了很多马奶。她有点醉了。她想通过酒和李婉蓉打架,但最后还是输了。

宴会结束后,李万荣把徐莫言送回自己的毡房,不料小女孩拉着徐莫言的手胡说八道,说:“我不是随便的女人,但如果是你,我什么都不会做!”,“今天你就完成了。像那样胡说八道。

然后在李万荣面前,他不得不脱掉衣服。

李万荣让他哭笑不得,这个女孩的酒太糟了!他忙着给徐莫言穿上衣服,最后让她睡着,然后回到毡房休息。

草原上的光环比内陆多。毕竟,人口稀少

在这里,又没有那么多电子设备的干扰和普通烟花的腐蚀,所以李万荣仍然可以用光环说:“有些光环是用来培养的。

经过大约两三个小时的练习,李万荣突然睁开了眼睛,他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!

他匆匆走出毡房,望着漆黑的草原。他看见无数双绿色的眼睛在远处游荡,不时能听到野狼的嚎叫。

“是狼群吗?”李万荣眯起了眼睛。草原上有狼,但经过多年的人类捕猎,大部分已经灭绝,其余的都逃到了草原深处。地面。

但你面前肯定有很多狼!李万荣至少有上千个脑袋!他觉得整个大草原上几乎所有的狼都集中在这里!

主人和女主人也听到狼嚎,女主人很害怕,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狼!她家的位置比较偏僻,离最近的城镇也有几十英里远。来回骑要一两个小时。现在转移救援队已经太晚了!

主人拿出猎枪,对女主人喊道:“把客人带到马上逃跑!我呆在这里看我的羊!”

“你疯了,怎么对付这么多只带着十颗子弹的狼?”女主人一次又一次摇摇头,“羊不见了,我们什么都不需要,生活很重要,我们一起逃走吧!”

男主人边吃子弹边说:“不!必须有人留下来拖拽这些狼,否则它们会追上我们,所有人都会死的!”

女主人知道她的男人是对的,但当她把丈夫送走时,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李万荣走过来,低沉地说:“我来对付这些狼。你只要听我的话,就能救你的命,保护你的羊!”

主持人和主持人惊讶地看着李万荣,以为他在开玩笑。男主人诚恳地说:“朋友,你是城里从来没见过狼的凶猛的人!如果你遇到一只手无寸铁的狼,你一定会死的!”

女主人也冷静下来说:“快给你女朋友打电话,我给你准备一匹马,你快跑,我和我的男人留下来。”

男主人知道妻子的脾气,叹了口气:“你愿意和我一起死,我下辈子要你做我的女人!”

李万荣摇摇头,知道两人不相信他有消灭狼群的能力,于是他祭出飞刀,跳起来,对惊呆的女主人说:“我有能力对付这些狼群!”

主持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但他们也开始相信李万荣的话可能是真的。

李万荣让他们和喝醉了没醒的徐莫言一起躲在毡房里,关了羊群,剩下的留给他。

李万荣于建在这里整理东西,飞得很高,观察了毡房周围的情况。他发现狼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它。他们协调有序,分工明确,好像有人在后面指挥。

李万荣眯起眼睛环顾四周,没有发现异常。

“一定有人在背后耍花招。这个人藏在哪里?”李万荣心想。

这时,在几千公里外的一个营地里,一位老妇人盘腿坐在地上,一只狼轻轻地躺在她面前。老妇人闭上眼睛,头碰到狼的头。狼的处境。

这个老太婆是凶手家的第二任户主荣波。

营地外,有七八名带枪的保镖。他们负责保护容颇的安全。

虽然荣波作为凶手家的第二任头目身价不菲,但她没有打斗和射击等技能。她的力量在于她能控制动物!

只要动物被荣波触碰,这类动物都会在一定范围内服从她的指挥!

试想,如果龙波操纵一只绑着炸药的乌鸦攻击目标,谁会想到呢?不可预知!

荣波也依靠这个“超级大国”爬上了杀手老家第二的位置。

“李万荣,你干掉了我们杀人豪宅的前两大高手,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这个账户今天就在你这里!”容笑着说:“就让你把自己埋在狼肚子里,去祭奠杀死你的天灵吧!”

“攻击!”戎坡下了命令,无数的野狼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攻击毡房。

李万荣落地。他将飞剑抛向天空,双手合十,两眼迸发,嘴里喊着:“万剑透心!”

这是他继毛雄国之后第二次上演御剑的第二大把戏“万剑传心”!这只是他最后一次培养肤浅,他几乎没有杀害他的生命,这次他已经是一个强壮的人在基础时期。做这个练习很轻松。

我看到开天飞剑直冲yun霄,变成了万剑在空中,然后剑尖落下,像雨一样落下,所以我听到了刷子的声音和野狼的嚎叫!

搬家完成后,李万荣深吸一口气,环顾四周。我看到,除了毡房外,一把锋利的剑密密麻麻地插在地面上,方圆几百米,在这把锋利的剑下,是一只野狼,不是死了就是在挣扎。

这些剑好像有一双长长的眼睛,都是从狼背上直接刺出来的,然后把这凶猛的动物命钉在了草地上!

远在千里之外的荣波,突然感到头上刺痛得像一根万针,因为她把自己的精神传播到所有的野狼身上,野狼受伤了,她的精神也会受到伤害。

只是死了十几只狼能忍受龙坡,布

不料,李万荣一口气把所有的狼都杀了,她的大脑立刻受到了严重的损伤,于是她痛苦地嚎叫着,把头翻到地上,七尖都流血了!

当营帐外的保镖听到不对劲的声音,便冲进去查看,只见荣波的头重重地撞在地上。幸好全是草,不然她的头只会被自己砸碎!

“两个头!第二个头怎么了?”保镖们不知所措。

荣波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喊道:“走!快走!”

第119章,一直在等你

保镖训练有素,急忙去接容祖儿,上了营地外的吉普车。油门踩得很低,疯狂地向南逃去。

大约过了一两分钟,李万荣于建飞了起来,他看到营地账户在地上,立即冲下来,用手掌砸了营地账户!

但里面只有一只死狼,其余的都看不见了。

李万荣看到地上的车轮痕迹,知道那些人已经逃走了。他想追,又担心附近有埋伏的敌人。万一他们走了,就回去杀了有麻烦的徐莫言。

于是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吉普车逃跑的方向,转身回到毡房。